连城诀

(金庸创作武侠小说)

露股族编辑 锁定
《连城诀》,长篇武侠小说,当代著名作家金庸著。最初于1963年刊载于《明报》和新加坡《南洋商报》合办的《东南亚周刊》,书名原叫《素心剑》。现收录于 《金庸作品集》中。《连城诀》描述了农家子弟狄云因为生性质朴,屡被冤枉欺骗,在历经磨难之后,终于看穿人世险恶,回归自然的故事。此书语言质朴生动,情节紧凑,故事感人,全书充满了一股悲愤之气,读来令人如鲠在喉。《连城诀》写世态,写人心,写至情至爱,动人心魄,远远超出了一般武侠小说的表现范畴,甚至亦非“性情”二字所能概括,可说是金庸作品中的奇特之作。
书 名
《连城诀》
又 名
素心剑
作 者
金庸
类 别
武侠小说
创作时间
1963年(癸卯年)
首发连载
《东南亚周刊》
主 角
狄云水笙戚芳

内容简介 编辑

《连城诀》的不同版本
《连城诀》的不同版本 (6张)
徒弑师、父杀女、为夺连城诀,师兄弟反目成仇;夺人妻、害友命、满个人私欲,大侠们暴露狰狞。悲乎,天良丧尽,大悲无声,问世间,情为何物,财有何用?来也空空,去也空空。狄云和戚芳是一对热恋情人。因为师父戚长发和师伯万震山为争夺《连城诀》的尖锐矛盾被卷入万府。万震山之子万圭为夺戚芳,陷害狄云入狱,成为狄云的主要复仇对象。丁典和凌霜华热恋,但丁典身藏《连城诀》被凌霜华之父凌知府囚于狱中,和狄云成了生死之交的朋友。狄云逃出狱后遇血刀老祖和水笙。被卷入雪谷中和“落、花、流、水”四侠的雪下大战,愤懑之中狄云无意间踢死血刀老祖。狄云和水笙被困在雪岩下山洞中半年,并奋起学会血刀心法,加上神照经内功,技盖江湖。出了雪山,走上他报恩复仇之路经历了太多的磨难再出江湖的他成熟冷峻,运用各种手段,一个又一个谜被揭开。狄云复仇,将万震山,万圭封入夹墙,但戚芳心软,打开夹墙放了丈夫万圭,却被万圭所杀。狄云痛苦万分杀死万圭和万震山。戚长发和言达平等人也在互夺连城诀中相残而亡。在水笙连串的跟踪和帮助中,狄云的心被她温暖。双双携手步入雪谷,去寻找一个干净的暖情世界。
湘西农家子弟狄云,自幼随师父铁锁横江戚长发和师妹戚芳习武务农。
一天戚长发多年未见的师兄万震山派弟子来请戚长发去作客。三人到了万家。先是逢大盗吕通前来寻仇,狄云拼着受伤打退了吕通,却反而见疑于万家。先是万震山的八个弟子深夜寻衅,打了他一通。第二天他气不过他们的奚落嘲笑,用从一个老乞丐处学来的几招剑法回敬了其中几人。万震山疑心戚长发已学得师门不传之秘连城剑法又教给狄云,遂将戚长发诱入房中击杀,却又伪造现场反诬戚长发击伤了他而逃走,而且意犹未尽,复又设下圈套将见义勇为前往捉贼的狄云裁赃诬为强奸偷盗犯,打入死牢。万震山的儿子万圭假作好人,让戚芳以为他出钱出力想让狄云尽早出狱,其实却是买通官府将狄云轻罪重办。戚芳信以为真,又认定狄云确有其罪,虽然感情仍在,但对狄云也感到伤心和失望,终于嫁给了万圭。
狄云悲愤伤心交加,在狱中自暴自弃。同室的一个疯囚犯又以为他是奸细,对他拳脚相加。但在他呆了三年之后,万念俱灰,上吊自尽时,那疯汉却救活了他,并告诉他自己名叫丁典,因为从戚长发、万震山的师父手上得到了神照经,为众多武林人物所追逐,流落江湖,认识了一个叫做凌退思的知府的女儿凌霜华,两人一见倾心。知府却以女儿为要胁逼他交出连城诀,不久后又将他打入大牢,这几年他已练成了绝顶内功神照功。狄云第一次听说了自己师父是个阴险毒辣、城府极深的人,听说他和自己的两个师伯竟联手杀了师祖,但也只是将信将疑。
丁典要传他神照功。他先是不愿学,后来想到报仇便学了起来,又过两年,他和丁典已是情如兄弟,倒觉外面人心险诈,呆在狱中反而平安。但丁典心系凌霜华,遂在一天晚上双双越狱而出,夜探凌知府家不料凌霜华已死,凌知府竟在女儿的棺上涂了无可救药的金波旬花毒。丁典大恸之下抚棺痛哭,中毒极深。狄云助丁典击退凌知府的人,逃至一废园,凌退思的师爷夏三刀带兵追踪而来,丁典和狄云拼死歼了来敌,丁典嘱他将来把他和凌霜华合葬后即死去。
狄云慌乱中逃到戚芳家,见到戚芳带着与他同样小名“空心菜”的女儿,伤痛欲绝,神智昏迷,格斗中与万圭同时昏过去。醒来已在长江边的一只小船上,便飘流而下。不久在江边一座破庙里碰上西藏血刀门下的一个凶僧宝象,宝象饿急了要吃他,却被他无意中用两只毒老鼠毒死。
他因衣衫已破,便穿上宝象的僧袍,不料在长江边一场鱼贩子的争斗中被误认为是血刀门的小淫僧。在他帮了中原武林南四奇门下铃剑双侠的忙后反为所仇,正要被擒,血刀门的掌门血刀老祖赶来救了他,并掳去水岱之女水笙。血刀老祖也误认为他是自己的徒孙,带了他和水笙一起逃走,水笙的父亲水岱及另外陆、刘、花三奇率领众多好手一路追来。双方到了川藏边界的一座大雪山中,适逢雪崩,都被堵在山里。经过一场拼斗,血刀老祖杀了陆、刘、水三人,四奇中位居第二的花铁干却临危屈膝,降了血刀老祖。待得血刀老祖发现狄云并非徒孙且暗助敌人,要杀他时,狄云因喉咙被扼,气塞之下神照功反而水到渠成,杀了血刀老祖。之后花铁干凶相毕露,既想杀了狄云和水笙灭口,又要吃几位义兄义弟的尸体。狄云拼死卫护水笙及她父亲的尸体,并为水笙打鹰充饥,终于使水笙对他消除了误会。第二年春天雪化后,被堵在山外的许多中原高手又入山来。花铁干怕水笙揭露真相,反诬水笙与狄云苟且,使水笙的旧情人汪啸风反情为仇。狄云不顾自身安危挺身而出为水笙的清白辩护,反使人更信其事。在水笙的哀求下,狄云只得只身离去。他赶回家乡寻找师父,却正好遇上在那儿挖宝的二师伯言达平和大师伯万震山为连城剑谱而火拼,万圭中毒,言达平受伤。狄云救出言达平,问明他师门的种种真相,这才知道自己的师父确是个坏人,而这个当年曾扮成老乞丐于他有恩的二师伯也不是好人。他赶去江陵万家,原想杀万氏父子报仇,但经不住戚芳哀求,反而违心地救了万圭。不料万圭父子发现戚芳可疑,竟反而要杀拿解药救他们的戚芳。狄云赶来救了戚芳,出门之后,戚芳借口又回去救了万氏父子,终于为万氏父子所杀。为完成恩兄丁典的痴情之托,狄云掘开凌霜华的墓穴准备将丁典的骨灰和其同葬,发现凌霜华系被其父凌退思活埋!在她的棺木上,留有她死前用指甲抓上的《连城诀》秘籍!为了引出万震山父子,狄云将江湖上人人眼红的连城诀写在了江陵城墙上,一时间引来江湖上各方豪杰齐聚江陵。并目睹了万震山、言达平及死里逃生的戚长发三人间的火拼。他在危急关头救了师父,师父却反而要杀他。等到凌知府、花铁干汪啸风等人一拥而入抢夺宝藏并因此一个个毒发疯狂时,他最终看穿了世事人心。之后,他带着师妹的女儿“空心菜”,又回到了川边的那座大雪山里,打算在这永无机心和凶险的地方僻居终生,出乎他的意外,水笙正等在那儿,并说知道他一定会来的。

作品目录 编辑

第一章 乡下人进城
第二章 牢狱
第三章 人淡如菊
第四章 空心菜
第六章 血刀老祖
第七章 落花流水
第八章 羽衣
第九章 “梁山伯祝英台
第十章 “唐诗选辑”
第十一章 砌墙
第十二章 连城宝藏
后记

人物介绍 编辑

狄云(“空心菜”、戚长发之徒)
水笙(水岱的女儿,“铃剑双侠”之一,狄云后来的伴侣)
戚芳(戚长发之女、狄云师妹、万圭之妻)【被万圭杀死】
空心菜(戚芳与万圭之女)
万震山(“五云手”、梅念笙大弟子)【天宁寺中被狄云杀死】
言达平(“陆地神龙”、梅念笙二弟子)【天宁寺中被戚长发杀死】
戚长发(“铁索横江”、梅念笙三弟子)
连城诀女主角 连城诀女主角
【天宁寺中毒而死】
吕通(太行山寨主)
吕威(吕通之弟,犯案因万震山暗中通报官府为官府所擒,死于官府手中)
鲁坤(万震山大弟子)【天宁寺中毒而死】
周圻(万震山二弟子)【被丁典、狄云杀死】
万圭(万震山三弟子)【天宁寺中毒而死】
孙均(万震山四弟子)【天宁寺中毒而死】
卜垣(万震山五弟子)【天宁寺中毒而死】
吴坎(万震山六弟子)【被万震山杀死】
冯坦(万震山七弟子)【天宁寺中毒而死】
沈城(万震山八弟子)【天宁寺中毒而死】
桃红(万震山的小妾)
丁典(和凌霜华相恋,将《神照经》授给狄云之人)【中凌退思的“金波旬花”之毒而死】
枭道人【死于丁典之手】
宝象(血刀门 血刀老祖之徒)【食用被金波旬花毒死的老鼠中毒而死】
善勇(血刀门 血刀老祖之徒)【死于丁典之手】
胜谛(血刀门 血刀老祖之徒)【死于丁典之手】
凌退思(荆州知府、两湖龙沙帮大龙头、凌霜华之父)【天宁寺被倾倒的大佛砸死】
凌霜华(凌退思之女)【被凌退思盖棺活埋闷死】
梅念笙(“铁骨墨萼”)▲【被三个弟子围攻伤重而死,临死前将《神照经》和《连城诀》交给了丁典】
侯景(史上“侯景之乱”主角)▲
萧绎梁元帝) ▲
菊友(凌霜华的贴身使婢)【中箭而死】
马大鸣(“万胜刀”门)【死于丁典之手】
耿天霸(山西太行门“双刀”)【死于丁典之手】
水福(水岱之家仆、被汪啸风杀死)
汪啸风(“铃剑双侠”之一、水笙表哥)【天宁寺中毒而死】
血刀老祖(血刀门第四代掌教)【死于狄云的无意一踹】
陆天抒(“落花流水”之一、“仁义陆大刀”)【血刀老祖所杀】
花铁干(“落花流水”之一、“中平无敌”、江西鹰爪铁枪门掌门)【最后死于财宝中毒】
刘乘风(“落花流水”之一、“柔云剑”)【花铁干误杀】
水岱(“落花流水”之一、“冷月剑”)【求狄云将他打死】
▲表示仅是小说提及人物[1]

作品引子 编辑

托!托托托!托!托托!
两柄木剑挥舞交斗,相互撞击,发出托托之声。有时相隔良久而无声息,有时撞击之声密如联珠,连绵不绝。
那是在湘西沅陵南郊的麻溪乡下,三间小屋之前,晒谷场上,一对青年男女手持木剑,正在比试。
屋前矮凳上坐着一个老头儿,嘴里咬着一根短短的旱烟管,手中正在打草鞋,偶而抬起头来,向这对青年男女瞧上一眼,嘴角边微微含笑,意示嘉许。淡淡阳光穿过他口中喷出来的一缕缕青烟,照在他满头白发、满脸皱纹之上,但他向吞吐伸缩的两柄木剑瞥上一眼时,眼中神光炯然,凛凛有威,看来他的年纪其实也并不很老,似乎五十岁也还不到。
那少女十七八岁年纪,圆圆的脸蛋,一双大眼黑溜溜的,这时累得额头见汗,左颊上一条汗水流了下来,直流到颈中。她伸左手衣袖擦了擦,脸上红得象屋檐下挂着的一串串红辣椒。那青年比她大着两三岁,长脸黝黑,颧骨微高,粗手大脚,那是湘西乡下常见的庄稼少年汉子,手中一柄木剑倒使得颇为灵动。
突然间那青年手中木剑自左上方斜劈向下,跟着向后挺剑刺出,更不回头。那少女低头避过,木剑连刺,来势劲急。那青年退了两步,木剑大开大阖,一声吆喝,横削三剑。那少女抵挡不住,突然收剑站住,竟不招架,娇嗔道:“算你厉害,成不成?把我砍死了罢!”
那青年没料到她竟会突然收剑不架,这第三剑眼见便要削上她腰间,一惊之下,急忙收招,只是去势太强,扑的一声,剑身竟打中了自己左手手背,“啊哟”一声,叫了出来。那少女拍手叫好,笑道:“羞也不羞?你手中拿的若是真剑,这只手还在吗?”
那青年一张黑脸黑里泛红,说道:“我怕削到你身上,这才不小心碰到自己。若是真的拚斗,人家肯让你么?师父,你倒评评这个理看。”说到最后这句话时,面向老者。

创作历程 编辑

作品后记
儿童时候,我浙江海宁老家有个长工,名叫和生。他是残废的,是个驼子,然而只驼了右边的一半,形相特别显得古怪。虽说是长工,但并不做什么粗重工作,只是扫地、抹尘,以及接送孩子们上学堂。我哥哥的同学们见到了他就拍手唱歌:“和生和生半爿驼,叫他三声要发怒,再叫三声翻跟斗,翻转来象只瘫淘箩”。“瘫淘箩”是我故乡土话,指破了的淘米竹箩。
那时候我总是拉着和生的手,叫那些大同学不要唱,有一次还为此哭了起来,所以和生向来待我特别好。下雪、下雨的日子,他总是抱了我上学,因为他的背脊驼了一半,不能背负。那时候他年纪已很老了,我爸爸、妈妈叫他不要抱,免得两个人都摔跤,但他一定要抱。有一次,他病得很厉害,我到他的小房里去瞧他,拿些点心给他吃。他跟我说了他的身世。
他是江苏丹阳人,家里开一家小豆腐店,父母替他跟邻居一个美貌的姑娘对了亲。家里积蓄了几年,就要给他完婚了。这年十二月,一家财主叫他去磨做年糕的米粉。这家财主又开当铺,又开酱园,家里有座大花园。磨豆腐和磨米粉,工作是差不多的。财主家过年要磨好几石糯米,磨粉的功夫在财主家后厅上做。这种磨粉的事我见得多了,只磨得几天,磨子旁地下的青砖上就有一圈淡淡的脚印,那是推磨的人踏出来的。江南各处的风俗都差不多,所以他一说我就懂了。因为要赶时候,磨米粉的功夫往往要做到晚上十点、十一点钟。这天他收了工,已经很晚了,正要回家,财主家里许多人叫了起来:“有贼!”有人叫他到花园去帮同捉贼。他一奔进花园,
武侠小说《连城诀》 武侠小说《连城诀》
就给人几棍子打倒,说他是“贼骨头”,好几个人用棍子打得他遍体鳞伤,还打断了几根肋骨,他的半边驼就是这样造成的。他头上吃了几棍,昏晕了过去,醒转来时,身边有许多金银首饰,说是从他身上搜出来的。又有人在他竹箩的米粉底下搜出了一些金银和铜钱,于是将他送进知县衙门。贼赃俱在,他也分辩不来,给打了几十板,收进了监牢。
本来就算是作贼,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罪名,但他给关了两年多才放出来。在这段时期中,他父亲、母亲都气死了,他的未婚妻给财主少爷娶了去做继室。
他从牢里出来之后,知道这一切都是那财主少爷陷害。有一天在街上撞到,他取出一直藏在身边的尖刀,在那财主少爷身上刺了几刀。他也不逃走,任由差役捉了去。那财主少爷只是受了重伤,却没有死。但财主家不断贿赂县官、师爷和狱卒,想将他在狱中害死,以免他出来后再寻仇。
他说:“真是菩萨保佑,不到一年,老爷来做丹阳县正堂,他老人家救了我命。”
他说的老爷,是我祖父。
我祖父文清公(他本来是“美”字辈,但进学和应考时都用“文清”的名字),字沧珊,故乡的父老们称他为“沧珊先生”。他于光绪乙酉年中举,丙戌年中进士,随即派去丹阳做知县,做知县有成绩,加了同知衔。不久就发生了著名的“丹阳教案”。
邓之诚先生的《中华二千年史》卷五中提到了这件事:
天津条约许外人传教,于是教徒之足迹遍中国。莠民入教,辄恃外人为护符,不受官吏钤束。人民既愤教士之骄横,又怪其行动诡秘,推测附会,争端遂起。教民或有死伤,外籍教士即借口要挟,勒索巨款,甚至归罪官吏,胁清廷治以重罪,封疆大吏,亦须革职永不叙用。内政由人干涉,国已不国矣。教案以千万计,兹举其大者:
“……丹阳教案。光绪十七年八月……刘坤一、刚毅奏,本年……江苏之丹阳、金匮、无锡、阳湖、江阴、如皋各属教堂,接踵被焚毁,派员前往查办……苏属案,系由丹阳首先滋事,将该县查文清甄别参革……“(《光绪朝东华录卷》一○五)我祖父被参革之前,曾有一番交涉。上司叫他将为首烧教堂的两人斩首示众,以便向外国教士交代。但我祖父同情烧教堂的人民,通知为首的两人逃走,回报上司:此事是由外国教士欺压良民而引起公愤,数百人一涌而上,焚毁教堂,并无为首之人。跟着他就辞官,朝廷定了“革职”处分。
我祖父此后便在故乡闲居,读书做诗自娱,也做了很多公益事业。他编了一部“海宁查氏诗钞”,有数百卷之多,但雕版未完工就去世了(这些雕版放了两间屋子,后来都成为我们堂兄弟的玩具)。出丧之时,丹阳推了十几位绅士来吊祭。当时领头烧教堂的两人一路哭拜而来。
武侠小说《连城诀》 武侠小说《连城诀》
据我伯父、父亲们的说法,那两人走一里路,磕一个头,从丹阳直磕到我故乡。不过那两个人十分感激,最后几里路磕头而来当然是很可能的。
前些时候到台湾,见到了我表哥蒋复聪先生。他是故宫博物院院长,此前和我二伯父在北京大学是同班同学。他跟我说了些我祖父的事,言下很是赞扬。那都是我本来不知道的。
和生说,我祖父接任做丹阳知县后,就重审狱中每一个囚犯,得知了和生的冤屈。可是他刺人行凶,确是事实,也不便擅放。我祖父辞官回家时,索性悄悄将他带了来,就养在我家里。
和生直到抗战时才病死。他的事迹,我爸爸、妈妈从来不跟人说。和生跟我说的时候,以为他那次的病不会好了,也没叮嘱我不可说出来。
这件事一直藏在我心里。《连城诀》是在这件真事上发展出来的,纪念在我幼小时对我很亲切的一个老人。和生到底姓什么,我始终不知道,和生也不是他的真名。他当然不会武功。我只记得他常常一两天不说一句话。我爸爸妈妈对他很客气,从来不差他做什么事。
这部小说写于一九六三年,那时《明报》和新加坡《南洋商报》合办一本随报附送的《东南亚周刊》,这篇小说是为那《周刊》而写的,书名本来叫做《素心剑》。
一九七七·四月

点评鉴赏 编辑

倪匡论金庸
《连城诀》是金庸作品中最独特的一部。初次发表时的篇名是《素心剑》,修订改正后,用现名。如果说,《神雕侠侣》是一部“情书”,那么,《连城诀》是一部“坏书”。“情书”写尽天下各色人等的情;“坏书“写尽天下各色人等的“坏”。人性的丑恶在《连城诀》,被描写得如此之彻底,令人看了不寒而怵,茶饭不 思。
有心想反驳一下,人真是那么坏?可是都想不出反驳的词句来。只好在极不愿意的情形下,接受了这个事实:人真是那么坏!师父教徒弟武功,故意弄错武功的口诀,坏!为了争夺女人,设置周密的陷阱,陷害乡下少年,坏!师兄弟之间勾心斗角,坏!徒弟杀师,坏!做父亲的狠心杀自己的女儿,将女儿活葬在棺材中,坏到不能再坏!将女儿的情人陷在黑狱中,百般折磨,坏!
整部《连城诀》中,充满了人的各种各样的恶行。而所有的恶行,为的是一大批宝藏,结果,人人都为宝藏癫狂。金庸在写尽了人的恶行之后,放了一把火,将这些恶行放在火里。但人的这种恶行实实在在的存在,火也烧不尽。
当然,《连城诀》中也有美丽的一面。丁典和凌霜华的爱情,如此凄迷动人,在金庸所有作品的爱情描述之中,以此为最。凌霜华也是金庸作品中遭遇最令人同情的一个女人,她是被她财迷心窍的父亲害死的。父母害女儿,似乎有点不可思议,但是在现实社会中,为了自己而将女儿送进火坑之中,反倒沾沾自喜的父母,也屡屡可见,难怪有人叫出:“天下有不是的父母!”
《连城诀》也是最苦的一部小说。书中人物遭遇之苦,简直有令人掩书不忍卒读者。 狄云为了怕被人发现,躲起来,将自己的头发,一把一把,拨个精光,够苦了吧?但那还只不过是肉体上的痛苦。精神上的苦,有比这更甚于十倍的。不但是正面人物的精神痛苦,连一直在做坏事的人,精神也处于极度痛苦之中。杀人毁尸灭迹之后,每天半夜,梦游起来砌砖,是陷在何等的苦痛之中。
《连城诀》中也写了一个人,面临死亡时的心理状态和表现。在武侠小说中,大侠总是不怕死的,视死如归。但金庸却来一个突破,一个一直在江湖闻名的大侠,在面临死亡之际,为了使自己可以活下去,比任何卑污小人更卑污。花铁干的所作所为,写尽了人性的弱点。单单为了活下去,不论活得好,或活得不好,甚至是为了毫无目的的活,人就可以什么都做得出来。
将人放在一个绝望的环境之中,使人性平时隐藏的一面,得到充分的发挥,这是很多小说家喜欢采用的题材,但未有如金庸在《连城诀》中所描述得如此深刻者。还好,最后有水笙的一件用鸟羽织成的衣服,使人还可以松一口气。
金庸在《连城诀》的后记中,谴责了冤狱,这篇后记极动人,用淡淡的感触记述了童年时所听到的一件事,没有激烈的言词,但是却表达了强烈的感情。整部《连城诀》,就是这样。
对《连城诀》中一切恶行,金庸所用的词句,甚至也不是强烈的,只是淡淡的旁观,唯其如此,感染力才特别强。口角挂着不屑的冷笑,一定比咬牙切齿的痛骂 ,更加有力。
给予思考——
梁元帝留下一批宝藏,一直下落不明。八百年后,真相浮出水面——秘密藏在《连城剑谱》中。有人为了价值连城的宝藏,有人为了精妙绝世的武功,上至武林至尊,下至平民百姓,无数的人为这《连城诀》拼命,癫狂。等到有一天,宝藏找到了。那些为之发疯的的人们,又都死于宝藏上的一层毒药。
从翻开这本书,到合起它来,不知叹了多少声,也不知多少次地感到愤愤然。叹人心——爱恨情仇;观世事——白云苍狗;愤无缘——造化弄人……
金银珠宝,无情无义。愚钝的人们,为这些无情无义之徒,竟会变得与它们一般无情无义。父亲可以活埋女儿,徒弟一起谋杀师父,兄弟不仁不义自相残杀,朋友不念久情反目成仇……好想问问凌退思,问问花铁干,问问戚长发、万震山和言达平还有那些为小小剑诀而痴狂的人们:你们的追求都只有这么低么?这些死后带不走的珠光宝气究竟有什么意义呢?满足了一时的虚荣心,你们的下一个目标又在哪里呢?
血刀老祖——坏!但他坏得豪爽,坏得干脆,也坏得直白。而那些所谓江湖上人人称道的“侠者”,在金银面前落下的面具比之血刀老祖,则更加令人恶心!私心与欲念,人皆有之。而虚伪和无义与私欲相比起来,似乎更“胜”一筹。
《连城诀》,反应尽了人性之中的阴暗面,但世间爱恨因果,却又不全是邪恶的。看《连城诀》,为它反映的人心毒辣感慨,更为它所展现的爱与善之美丽感慨——深夜里戚芳在烛光中的祈祷;狄云为自己的大仇人拿出解药;丁典每天望着窗边的花守着一份明知得不到的幸福,凌霜华在棺材里刻下来世做夫妻的心愿……纵然倾尽心血,又如何抵得过沧海桑田?
爱也好。恨也罢。或许这便是人生的无常,无常的人生……
后记——
富贵五更春梦,功名一片浮云。眼前骨肉亦非真,恩爱翻成仇恨。莫把金枷套颈,休将玉锁缠身。清心寡欲脱凡尘,快乐风光本分。
本书之奇
本书虽然以狄云为主线,以塑造狄云为主。但却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本书中人物形象塑造的最生动的当是血刀老祖这个反派人物。“别人说我坏,我高兴,我以坏为荣”。很多小说中的反派角色都是为了名、利、情而使自己的思想行为变得扭曲,人的贪念本就无止境,但像血刀老祖这样纯粹为了坏而坏却是头一次。坏的如此纯粹,这也是血刀老祖虽然出场次数不多但却人气很高的原因,因为他给了读者一种新奇的感觉,让我们感觉:哟!原来坏也有种境界。

作者简介 编辑

金庸(1924年2月6日—)
金庸 金庸
,香港“大紫荆勋贤”。原名查良镛(zhā liáng yōng,英:Louis Cha),当代著名作家、新闻学家、企业家、社会活动家,《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主要起草人之一。金庸是新派武侠小说最杰出的代表作家,被普遍誉为武侠小说作家的“泰山北斗”,更有金迷们尊称其为“金大侠”或“查大侠”。金庸生于1924年,祖籍为江西省婺源县,出生在浙江海宁。查家为当地名门望族,有“唐宋以来巨族,江南有数人家”之誉。历史上查家最鼎盛期为清康熙年间,以查慎行为首叔侄七人同任翰林,有“一门七进士,叔侄两翰林”之说。现代查氏家族还有两位知名人物,南开大学教授查良铮穆旦)(四十年代九叶派代表诗人,翻译家),台湾学术界风云人物、司法部长查良钊。出自海宁的著名人物还有王国维徐志摩。徐志摩是金庸的表兄。金庸祖父查沧珊是“丹阳教案”的当事人。[2]

故事年表 编辑

狄云10岁
十月,湘中梅念笙因“连城诀”被三名弟子所杀,临终前将《连城诀》和《神照经》传给丁典。
狄云16岁
九月,江湖侠客丁典结识翰林之女凌霜华。《连城诀》第3回:梅念笙去世后,丁典身怀藏宝秘密的消息,在江湖上不胫而走,上门骚扰的人越来越多,丁典只好隐姓埋名远走高飞。过得五六年,在汉口出名的九月上旬菊花会上,丁典结识了翰林凌退思的女儿凌霜华,一见倾心。以后的六个多月,丁典每天早晨去武昌翰林府,与凌小姐隔窗相望,凌小姐的窗槛上,也总是风雨不改地每天给他换一盆鲜花。
狄云17岁
三月初五,江湖侠客丁典被血刀门弟子击成重伤。《连城诀》第3回:三月初五,丁典在寓所遭到血刀门两位僧人的袭击,身受重伤,在床上足足躺了三个多月。不料凌退思在丁典受伤后不久举家迁徙,不知去向。
狄云18岁
七月十五,荆州知府凌退思逮捕丁典,逼其交出连城诀。《连城诀》第3回:丁典游荡江湖,在江凌找到凌霜华,“两人一年多不见,都以为今生再无相见之日,此番久别重逢,真是说不出的欢喜。”两人无话不说,过了大半年快活日子。丁典把《神照经》、连城诀的事告诉了凌小姐,谁知凌退思本是两湖龙沙派的掌门,他连任荆州知府的目的就是为了寻找梁元帝宝藏的下落。七月十五,凌退思将丁典手足上了镣铐,连琵琶骨也用铁链穿过,逼其交出《神照经》和连城诀。丁典宁死不屈,以后的每月十五,凌退思便将丁典提出狱去拷打一顿,逼勒一番。
狄云20岁
万震山五十大寿,戚长发的弟子狄云蒙冤入狱。《连城诀》第1-2回:师父梅念笙遇害后,大弟子万震山在荆州江陵收徒授艺,二弟子言达平假充乞丐四处打探连城剑谱的下落,三弟子戚长发带着女儿戚芳、徒弟狄云隐居在湘西沅陵的南郊。狄云和师妹无意间把师父的那本《唐诗选辑》放在一个山洞里。这一年,万震山以做寿为名,邀戚长发去江陵打探虚实。戚长发被万震山击伤后砌入夹墙,了无踪影,狄云被万震山的八个弟子诬为强奸偷盗,被陷害入狱。与狄云同一狱室的丁典以为他是知府凌退思派来的卧底,对他不断殴打折辱。
狄云22岁
年底,江湖侠客丁典练成“神照功”,凌霜华毁容拒嫁。《连城诀》第3回:丁典从梅念笙手中得到《神照经》后,经过十二年的研摩苦练,终于练成了神照功。当天,丁典越狱去见凌霜华,方知霜华因父亲逼嫁已经自毁其容。丁典把连城剑诀告诉霜华,自己重回狱室,依然每天从狱窗里注目小姐窗前的鲜花。按:“我这神照经已练了一十二年,直到两个月前才练成。我练成神照功后,当天便出去了,只是出去之前点了你的昏睡穴,你自然不知道了”。两个月后是狄云入狱第四年(1687年)的春天,可知丁典练成神照功,大致在1686年的年底。
狄云23岁
春,戚芳嫁给万圭,丁典传授狄云神照功。《连城诀》第二回:万震山的弟子来狱中告诉狄云,戚芳已嫁给万圭。狄云万念俱灰,上吊自尽。丁典知他不是凌退思派来的卧底,出手救其性命,并把刚练成的神照功开始传授于他。江湖上雪山派、血刀门等武林高手先后到狱中寻宝,都败在丁典的神照功之下。按:“到第四年春天,狄云心中已无出狱之念。……我和他在狱中同处三年”。
狄云25岁
七月丁典、凌霜华双双去世。《连城诀》第2-4回:“此后两年多的日子过得甚是平静,狄云勤练神照功,颇有进展。丁典心中放不下凌霜华,与狄云一起越狱。不料霜华已死,其父凌退思知府在女儿的棺木上涂了“金波旬花”剧毒,丁典抚棺痛哭的时候,中了这无可救药之毒。丁典临终,嘱托狄云将他和凌霜华合葬。按:狄云在这根铁链的束缚之下,在暗无天日的牢狱中苦度五年多时光。
十月,狄云和水笙姑娘的恩怨情仇以及在雪谷踢杀血刀老祖。
狄云26岁
五月,狄云从二师伯言达平处得悉《连城剑谱》的真相。狄云来到荆州万府,终于见到几年来日思夜想的师妹。戚芳虽然嫁给了万圭,对师兄狄云也是念念不忘,她把女儿取名为“空心菜”,这是她当年对师兄的昵称,她还每天为师兄的平安祷告。戚芳得知师兄遭万家父子陷害的真相,心中又痛又悔。狄云经不住戚芳的哀求,用解药救了万圭。万家父子恩将仇报,在参透那本《唐诗选辑》的奥妙之后,为了杀人灭口,竟残忍地杀死了戚芳。
人为财死,武林群豪为宝藏疯狂。《连城诀》第12回:狄云在将丁典和凌霜华合葬时,在霜华的棺材里发现了连城剑诀。万震山、言达平、戚长发师兄弟三人终于知道,一千多年前梁元帝遗下的宝藏在江陵城南天宁寺,是一座高逾三丈的金铸佛像,和佛像肚中的无数珍珠宝贝。武林群豪闻讯赶来,花铁干、汪啸风等人在宝藏面前,都变成了疯狂的野兽,乱咬乱抢,将珍宝吞入肚中。原来藏宝的梁元帝怕魏兵抢劫,当年在珍宝上都涂了毒药。狄云目睹众人为宝疯狂,抱着师妹的女儿“空心菜”悄然离开。在川边雪谷,美丽多情的水笙姑娘正静静地等着他的到来。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文学家 文学作品 文学 小说作品 小说 中国文学